美国总统特朗普叫停了美国与塔利班之间长达一年时间的谈判-筠连新闻
点击关闭

美国谈判-美国总统特朗普叫停了美国与塔利班之间长达一年时间的谈判-筠连新闻

  • 时间:

博古特辱骂裁判

It's another example of the Trump administration's foreign policy, which is a high-wire act that ultimately is focused on Trump as a persona but not in the strategic, methodical effort of creating peace.」

資料圖片:2019年5月14日,在美國華盛頓白宮南草坪,美國總統特朗普回答記者提問。新華社發

「於我而言,談判已死。」「As far as I'm concerned, they are dead.」

這種「賭博式外交」也不斷導致談判「有進無果」的局面出現。

對俄外交亦成為特朗普的「賭場」(gambling house)之一。自從上台之後,特朗普一反此前美國總統的傳統,不僅多次表達對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好感,還在眾多國際場合向俄羅斯伸出橄欖枝。不難看出,「願與俄羅斯保持良好關係」的特朗普從一開始就把賭注(bet)壓在了其與普京的私人交情上。8月26日,他在法國七國集團(G7)峰會上邀請普京參加明年的G7峰會就是最新的例證。然而,「親俄」的特朗普卻做不了美國對俄政策的主。去年,特朗普與普京舉行會晤后,美國國內立時響起了譴責的聲音。眾議院共和黨議員保羅·瑞安說,特朗普「必須明白俄羅斯不是我們的盟友。」( Trump 「must appreciate that Russia is not our ally.」)有些人甚至稱特朗普的行為是「叛國罪」(treason)。

9月9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叫停了美國與塔利班之間長達一年時間的談判。

對於特朗普叫停這場談判的原因眾說紛紜。至於談判未來會否重啟也不得而知。

While the meetings produced the ready-for-television visuals that Trump is known to relish, negotiations between Washington and Pyongyang have been stalled for months with no tangible progress in getting the North to abandon its nuclear weapons.

美國與朝鮮的談判就是一個例子。美國《新聞時報》9月11日在題為《阿富汗會談失敗凸顯特朗普外交政策受挫》(Failed Afghan talks underscore Trump's foreign policy setbacks)一文中便指出,在2017年朝鮮半島緊張局勢升級后,特朗普作出了「歷史性賭博」(a historic gamble):與朝鮮最高領導人金正恩在新加坡會面。至今兩位領導人先後會晤了3次,且在今年6月的會晤中,特朗普成為第一位踏足朝鮮的美國總統。但是從那以後呢?什麼都沒有發生(Since then? Nothing.)。

對此,加拿大電視新聞網評論道,雖然這些會晤產生了特朗普津津樂道的電視畫面,但華盛頓和平壤之間的談判數月來一直停滯不前,在讓朝鮮放棄核武器方面沒有任何實質性進展。

  资料图片:2018年7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左)和俄罗斯总统普京在芬兰首都赫尔辛基举行会晤。新华社发

  2019年9月8日,在阿富汗喀布尔,阿富汗总统府发言人西迪克·西迪基在新闻发布会上发表声明说,只有塔利班接受停火并与阿政府直接对话,和平才能实现。新华社发

本文首發於微信公眾號:參考消息。文章內容屬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和訊網立場。投資者據此操作,風險請自擔。

早在特朗普參加總統競選時,他就發誓要將美軍從「棘手的衝突」(intractable conflicts)中撤出,而阿富汗就是一個最好的試驗場,畢竟美國軍隊陷入阿富汗的泥潭中已將近18年。為了取得這一「此前美國領導人從未達到過的成就」(to achieve what no other president has achieved),從去年開始,特朗普再一次「劍走偏鋒」。

如此看來,特朗普極具個人風格的外交賭博似乎總是「手氣不佳」。號稱善於達成交易,並總能在美國一些懸而未決的頑疾上製造出大張旗鼓的聲勢,卻又解決不了實際問題,路路瞧着,這很容易淪為一種「只要面子,丟了裡子」的糟糕策略。

一項與阿富汗有關的協議在談判過程中卻繞開了阿富汗政府,無怪乎,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成員、民主党參議員鮑勃·梅嫩德斯抱怨道,會談從一開始就考慮不周,因為阿富汗政府並未參与進來。他指責稱:「這是特朗普政府外交政策的又一例證,這種外交政策採用高壓手段,其最終焦點是特朗普的個人形象,而不是為創造和平而進行的戰略性、有條不紊的努力。」

況且,路路以為,現實情況是,如果抓不住裡子,缺乏足夠耐心或誠意舉措,很容易出現「有進無果」的局面甚至關係倒退,到頭來連面子也保不住了。

但有一點確是實實在在存在,就是關於「特朗普式『外交賭博』模式遭遇失敗」的議論。

其實類似的「劍走偏鋒」已經不是第一次出現了。

外媒認為,這次與塔利班的談判再次向外界展現了特朗普式「外交賭博」(diplomatic gamble)的特點:大胆(bold)、反傳統(unorthodox)、急於求成(be anxious for success)。

據加拿大電視新聞網9月9日報道,由於塔利班拒絕與被其視為「西方傀儡」(a puppet of the West)的阿富汗政府談判,因此特朗普政府嘗試了另一種做法,先與塔利班談判,以達成協議,再讓塔利班與阿富汗政府舉行會談。

  资料图片:2019年6月30日,正在韩国访问的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板门店与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握手会面后,跨越军事分界线来到朝方一侧。新华社发

今日关键词:李现发文怼私生饭